犹清

街心

有时天晴偶阵雨:

眼熟.:






1.慎入慎入慎入要说三百遍吗。




2.cp洁癖党请撤退。




3.平实。无虐。























0A.








「王俊凯你中二哦。」








0B.








王源是在高二下学期转到王俊凯班上的,那时候他已经作为Y2的一员,出道有一年的时间。








Y2是一支双人偶像组合,两位成员都只有十六岁。发过几首歌,有翻唱有原创,做一档网络自制节目,每周一期。








勉强也算得上三线明星。








成员之一易烊千玺,话不多,一开口嘴边漾起梨涡。只要跳舞时间到,气场全开王者 风范。








而王源。








王俊凯把自己的一只脚掌欠高,盯着趴在课桌上睡觉的王源,脸都埋在臂弯里只露出脑袋顶。目光逆着墨黑略带倔强的发丝绕,还能隐约看到头旋儿。








舔舐了一下自己干涩的嘴唇,最近天气太干燥王俊凯口渴,只是水杯里的水还太烫。他接着想,而王源。








王源有那么多那么多的称呼头衔,赞赏肉麻,都比不上他王俊凯专属的这一个。








我同桌。








不自禁的轻笑吵醒了王源,后者带着点嗔怪眯着眼看他。








0C.








而实际上王源的自我介绍再简单不过,大家好,我是王源。








他在转学来第一天就是这么说的。








三月的半晴朗天气还没到风和日丽草长莺飞的境界,王源穿着看起来极为笨重的浅红色薄棉服,头发简单打理过,从门外进来时身上沾染的寒气还没散透。








显得冷漠并且高傲。








「大家好,我是王源,希望以后能和大家和平相处。」








说完象征性的鞠躬,走下讲台就顺势坐在了王俊凯的旁边,浑身的凉气让他双手交握取暖的新同桌不由得打了个冷战。








第一次见面不太顺眼谁知道后来关系那么密切,王俊凯思忖,也就是歌词。








明明他第一次见面就被吸引了。








那人藏在刘海后的额头,细碎的睫毛,黑葡萄一样的眸子,挺直的鼻梁,诱惑的唇线,小巧的耳廓,精致的锁骨,以及抱了 一怀雾气的眼神。








眼神交汇而已,方寸大乱。








而王源带着距离的冷静外壳,很快也被王俊凯这位虽然声线像低音炮但是对他尤为热情的同桌所焐化。




嘎啦嘎啦,渣子掉了一地。








对其他人屏蔽了开关的蠢萌气质也只在王俊凯面前凸显。








无论做什么事情,总会存在一种最合适,最舒适的相处模式,纠缠着难以言喻的黏腻气氛扎根在两人之间。








好比刚刚,王源一直睡到下课还不醒,王俊凯悄悄地用湿热赤裸的目光贪婪的把那人从头到尾,仔仔细细的舔舐一遍。








举止温吞的片刻时光,才是他给最爱的少年最真挚的模样。








0D.








王源作为偶像,身上自然少不了各种各样的话题。








他和小酒窝千玺常常被说成一对儿。








浩浩荡荡的腐女大军,举着千源的旗帜,寻找节目里互动的蛛丝马迹,无限意淫王源和千玺在各种背景下各种方式相爱的生活。








王俊凯搜索阅读那些文字和涂鸦,即使这种事做起来毫无意义。而且当他遇到脸红心跳的桥段,还会偶尔暗爽偶尔跳过。








看完了他就会想。








原谅中二少年王俊凯想很多。








Y2的人气能积攒如此高度也算是难为经纪公司,唱歌好的,热衷于在节目里做主持养宠物,跳舞好的那个还得陪舞蹈黑洞一样的同伴碾压广播体操。








还有所谓戳CP饭萌点的身高差,正负不定,两只绵羊放在一起怎么看也只有海水没有天。








说的通透点,就是觉得那两个人按在一起怎么都勉强。








哪有他和王源在一起般配。








0E.








王俊凯和王源是否般配不做赘述,但在王俊凯心里,千源这种东西只能是勉强。




易烊千玺几乎没到学校来找过王源一次。








而且他也知道,其实王源和刘志宏经常腻在一起,很亲密的那种。








哦,刘志宏就是节目里那只小宠物。








作为艺人的身份名片像是王源逃课的钢印,就算没有通告和工作,他也很少按时上下学。








进出校园都通过学校门口的快餐店侧门,避人耳目。








王俊凯知道那家店的面条和带有胡萝卜的菜都很难吃,倒是外带用的餐盒既质量过关又免费。








这样,他刚好能透过窗子看到刘志宏陪着王源一起到校,以及放学的时候等他一同回家。








即使刘志宏和他们不同校。








有时候是站在侧门那个简单粗暴的广告牌附近看着,有时候陪王源走一段路直到教学楼门口。但更多的时候他就站在两点连线的中点。








先陪王源走,再目送他进楼道。








刘志宏的年纪比王源小,但是经常能看到他把王源的手放在自己的口袋里暖,从脖子上取下颜色鲜艳的围巾系在那人光秃秃的脖颈。








反倒是王源,比起呵护与关心的角色,更多的是挑逗宠乐,捏一下脸颊,揉头毛,张开手臂用自己大衣 猛的包住刘志宏,再松开,再包住。








而这一切,王俊凯就坐在窗边酸溜溜的看。虽然他并不承认这个adv.。








两只爱笑的小猫崽扭着步子,脚底是几乎不裸露地面的白雪 ,被踏实压扁,王俊凯都能想象到摩擦而发出吱吱的声音。








让人牙酸。








到了固定的地点刘志宏就止住步子,冲王源挥手,还带着一想就知道很软萌的笑。








王源也挥手,如果学校里恰好人极少还会叽里呱啦的喊话。




倒退着走然后被滑倒的糗事也不是没有。








刘志宏跑过去,两个人又拉拉扯扯的笑着起身。








这样王俊凯也笑。








他一点也不气恼更没有嫉妒,只是偶尔有点吃醋而已。








刘志宏这个孩子,给他最深的就是歪着头,笑得特别萌特别甜的乖巧印象。








在他心里,自己如果因为这些事情和王源发怒就像和在温驯的大型犬争宠。








那个只是小朋友而已,他要做的是一个能保护爱人,能给予他光和热的巨人。








0F.








高中生活大多都是枯燥乏味的,刷题背公式,一团一团天书一般的数字符号耍着筋斗云。








忙里偷闲的时候,王俊凯不由自主的神游,幻想着高考结束铃声响起的那一刻,下一刻。








他会穿平时喜欢却不能穿的衣服,为了耍帅在耳骨上戳几个洞, 可以经常去吃邻市的特色菜,大大方方的戴着耳机听歌一整天。








当王源成为他的同桌之后,那些原本期待好久,向往好久的东西,似乎又不重要了。








他思索着他们毕业后会到哪里旅行,在旅途中发生如何的一段故事。








水乡江南,地面都是古旧的石板,柠绿的石缝斑驳,那里湿润潮湿的空气把两个人的肤都泼洒的更为凉柔。








如果去西藏,也许免不了 高原反应,王源脸庞上病态的潮红好比日本歌妓,也都有纸一样薄,线条精致的嘴唇。




他们可以在那些被信仰膜拜的建筑前拍照,拥抱,接吻。




他其实是无神论者,可是当拥有了一件极为珍贵,把一个大方的人都变得患得患失的宝物,就想去相信什么,祈祷被保佑着。




世人皆这般。








要是去北方的话就是呼呼呼呼的风和鹅毛大雪,由远及近的白色让人眼盲,即使过去好几年都不会忘记那漫天纯粹,像被关进白色盒子。




记忆里还有一朵一朵的哈气和连指手套,毛茸茸的耳套。




0G.








「王源儿——回家吃晚饭了。」








被点名的人先是吐出绵延的气音才悠悠转醒,迷糊着,惺忪的睡眼怎么也睁不开。








他看看王俊凯,再看看空了的教室。有些懊恼的眨了眨眼。








一脸懵相还带着不知名的小情绪逗乐了王俊凯,把窗户大开,冷风无孔不入让王源睡意醒了一大半。








「乖,醒一醒回家了,一会饿的难受了。」








王源点点头,真就听话的开始醒一醒,蹿进胸腔的空气混杂了眼前人洗发露的香气,他忍不住更用力的吸气。








盯着那人不安分的手指在大腿上弹跳,似乎那有一架钢琴。他用手按住那人活跃的手指。








想说的话还没说出口,手就被王俊凯反手握住。








也许是王俊凯坐在窗边正对着冷风的原因,手很凉,王源被捏紧的指关节承受着那人似乎把全部感官焦点集中在手部的力量。








「王源儿。」








叫他干嘛。








王源觉自己被触碰的掌心以及手臂,激荡着电流,追逐那人的体表温度慢慢变凉。








耳畔和眉眼却是越来越火烧。








王俊凯向着他的方向倾了下身子,吃准了王源万分之万不会躲开,就把上半身的力量全压在还弓着腰,没来得及变换姿势的王源身上 。




呼吸不由自主变得小心翼翼。








原来王俊凯的掌心是这样的触感。

王源动了动肩膀,带着王俊凯的脑袋也蹭了蹭,有几根发丝刺进衣料里,似乎是痒的。






时间好像在这一霎那停滞不前,被惊天动地的心跳声吸引着,执拗的不肯再迈出一步。








「王源儿。」








王俊凯低沉的声音有些哑,带了慵懒的调子更是让听的人百骸酥麻。








「嗯。」








「我想亲亲你。」








说完最后一个字,王俊凯像涂了润滑油一样咕啾打了个滚,手却还紧紧扣着王源的。








温热的鼻息冲击上脸颊,王俊凯仔仔细细的观察那人脸上细小稚嫩的绒毛。








格外的可爱,想。








热度逼近的时候,王源当然没有闭上眼,但是也没拒绝。








他一向活的随性从不违真心。








0H.








独自跑下楼王源喘的特别厉害。








天气并不好,雾蒙蒙的空气里是混杂污浊的暗色调。




容易让人联想到垂死蜻蜓的翅膀。








一直等待的刘志宏本来把脸埋低快要缩回到帽衫的领口,看到王源走近瞬间就扯起了笑颜。








眼睛弯弯像叶小船。








他顺着王源不经意频频上扬的目光往楼上看,能看到那扇窗后有一个人。








微微眯起眼聚光,流连的眼角不裸露情绪,把王源的手臂扯在自己怀里抱着,表情心满意足的享受着王源带不了多少力气揉捏上刘海的手指。








王源被抱着的手臂沉甸甸的,相比起另一边也是温暖的,可是现在他似乎顾及不到这些。








被不知是两人谁的唾液浸润,嘴角遇到冷空气更快干裂,连同厮磨已久微微发胀的唇瓣也有些失真感。








嘴巴还是自己的吗。该不会被吃掉了吧。








刘志宏走在路上讲话还是平时的口吻,可无论他如何挖空心思都能感到身旁人的心不在焉。








无意怪罪,只是心有不甘。








「大源儿你们学校有没有全勤奖,就看最近两天的表现可是非你莫属啊。」








王源摇了摇耳朵想把关于刚才的画面声音抖出一些,总不会把脑海里每一袭浪都占满。








「那可不,我这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那明天也是?」








王源好笑的看了头发毛毛的刘志宏一眼,那人把眼睛睁的铜铃大等着他的答案。








「不然呢,明儿才周五。」








说完这句话他自己一怔,以往的每个周五都是他和刘志宏一起翘课,联机游戏,刷卡血拼或其他什么,总少不了那么件并不固定却又吸引两个人疯玩一天的事。








暮色渐浓,甚至天边的月明晰了倩影,华灯初上,路灯车前灯霓虹灯把两人的视线都挤的外溢,才跑回公司练习舞蹈。








这样的认知让他有些怅然。








「刘志宏。」他喊住了对方的名字,眸里埋了只黑洞,逃不出光。




原来有很多话在心口浮游的时候就会喊出对方的名字,无论情绪深浅。








突然的寂静,仿佛是时空被上帝那只喜好翻云覆雨的手按下了暂停键。








他不知道刚才刘志宏眼里一闪而过的落寞与赤裸裸的难过是不是错觉。








最终王源什么也没说出口,「领子歪了啊。」拍上那人脊背肩膀的手也有些敷衍和懦弱。




刘志宏低头找领子。








他和他这是怎么了。








0I.








周五的最后一节公共自习王源没睡觉。








窗外有逐渐开始苏醒的鸟啼和叶片的声音,偏又伴了清冷的日光显得诚意不够。








其他的学生赶着享受双休,跑的比花毛色的兔子快。教室里又只剩下王源和王俊凯两个人。








还真是好学,放了学也不回家。








呵呵。








王俊凯做英语单选部分,牛头大的选项,画在括号里快放不下。








笔尖和纸嗖嗖的鸣风。








像是约定好了,没人先说话,都只是埋着头做自己的事情。








不知不觉就过去了半个小时。








在这之间王源一度忍耐不住,他靠近王俊凯却看到那人在草稿上写满了自己的名字,顿时羞的说不出话来。








羞赧里还有一丢丢不易察觉的小兴奋。








王俊凯甩了笔,纸面上黑压压的再挤不进随便两个不是一或者二的汉字。




好像簇拥团凑在一起的蜉蝣的卵。




之后就自然而然的扣住两个人的十指,把下巴抵在那人的肩膀上,湿热的舌尖循着软软的耳垂。








「王源儿。」








哔哔哔。王源在心里喷脏字,就不能换个开场白,耳朵会坏他知不知道。








没答话王俊凯也不恼,他喜欢王源喜欢的紧,替那人挡住窗外的冷风,唇浅浅的触碰,抖得像鸽子翅膀的睫毛和绽开纹路的眼角。








温存。字面上的,温,存。但气氛始终不完美。








突然一阵大风,窗子被猛击,王俊凯桌上的试卷纸张顿时跃起,张牙舞爪要扑倒。








两个人神经里都埋着一段不长不短的阻塞,室外的低温加上寒风比兽凶猛比怒涛汹涌。








王俊凯用拇指捋了两下王源的鬓角,从窗子往下看。








「……我好像认不太清了,你来看看……他在不在。」








刘海被吹乱好像为了证明他多无辜。








王源走到窗边的时候只是用很平静的眼神看着王俊凯的眼睛,和平时一样听话的嗯一声。




王源是不是也近视了,看了好久。








「……可能……刘志宏他等不到我就先走了吧。」说着回头,撞上王俊凯如释重负的表情。




幼稚鬼。








「那……我送你回家?」








「不用了,」看那人顿时蹙起眉,「——你陪我去练舞吧。」








果然王俊凯的表情又瞬间阳光明媚,惹人发笑。








默契的选择了与习惯中反向的校门,两个人一前一后搭上公交车。








王俊凯把这算是他们的第一次约会,火热的目光烤的王源不得不别过脸。








「喂,转过来看着我。」








「窗,外,有,风,景。」








「我也是很好看的,快扭过来。」








这句自负值满满的话让王源听了又羞又气,嘴角都不知道怎么找弧度,只好压低声音。




「小点声讲话,我要是被认出来就出事了。」








他把双臂挣撑在前面座位的靠背上,头埋在双臂里蹭。








那边就没了动静。








王源心里念,要你不讲话就不讲话,嘟嘴巴一抬头被一顶线帽扣个正着。








「那就——戴上我的帽子。」王俊凯说完欣赏了一下自己的杰作,揉王源只露出在眼睛往上一点的刘海。「好评咯。」








王源被突如其来的温暖包裹住头颅,带着对方的热度,不轻不重的一边融化一边就陷进了心里。








刚刚王俊凯为他自己摘帽子的动作粗暴,头顶静电的呆毛不算,刘海也不规则的劈叉,露出光洁英气的额头。








两道剑眉带着无法抗拒的吸引力与神气。








王源咂了咂嘴,又把脸偏到 车窗那一侧,甩头摆脑的照自己的影子。








这个中二的家伙。








他不满的冲着窗户里的自己皱鼻子,被身后的人发现对着鼻头又捂又揪。








是不是谈恋爱的感觉。








0J.








易烊千玺听到敲门声之前也没在跳舞,冲着有墙壁一样大的镜子发呆。








再熟悉不过的音乐里有两人饱含情感的声音,音量格被调到很大。








但他还是很快就听到了敲门声。因为今天是周五。








千玺打开门看到王源身后跟着的王俊凯之后有些吃惊。他表现的很明显,但是没开口问。








舞室本来是他个人的,后来就变成了Y2的专用场地,王源之前每周带着刘志宏来,这周是王俊凯。








易烊千玺没打算和王俊凯交谈,他从衣柜抛出两件宽松的衣服,又把歌曲切换到新专辑的主打歌。








叮叮当当王俊凯也是听了无数遍了,跟着调子一板一眼的哼起来。








王源接过衣服也不避嫌,坐在地板上直接换衣服。露出白皙光滑的肌肤,骨骼纤细修长的不像话,细腻的纹理似乎映出荧光。








这时候,说起来也好笑,千玺稳稳的迈了一步,插在王俊凯和王源两人之间,把那人儿挡了个严实。








王俊凯不满的眯起眼睛,但他转头的速度也快,不是没脾气。他怕王源难办,就假装不在意所发生的,观察舞室的摆设。








单曲循环,千玺习惯性的帮王源整理好衣服示意他开始压腿。








王源一动不动,直直的看着易烊千玺,柱子似的。








音乐没停,可是这种特殊的暂且称为安静,和上一秒的节拍跳脱太远。王俊凯回头瞅门缝,刮进低气压了吧。








他误以为自己被隔离到了与他们两个人不同次元的世界里,很久之后他才想通把他甩在后面那种东西,那两个人长久的共同生活,练习,玩乐所培养出的默契。




王源的意思千玺就懂了。








易烊千玺离开的时候摔门很大声,王俊凯没心理准备被口水呛住,咳了两下,王源也不过来看他,自顾自的做着热身。








王俊凯莫名的有些委屈。








墙壁上贴了很多东西,撕开的月历,作息时间表,经纪人电话号,还有英语单词和函数公式之类的。








更多的是Y2的照片,准确的说是王源和易烊千玺的合照。








只有个别几张是王俊凯在论坛官网上见过的,其他的都是些私照。








两个人笑的没拘束,动作也亲昵。这让王俊凯觉得除了那张脸还是一如既往的精致似乎这个人并非他所熟悉。








并非他的王源。








不是伪装,只是和不同的人在一起不一样。








目光兜兜转转又落到王源身上。




好比一只绿色的飞虫 振翅频率极低,安安静静的着陆在绒衣上。








王俊凯好像把一些事情想的太简单,以为他们就是所看见的样子。








那人跳舞动作很标准,手臂也舒展流畅,只不过是不够自信才被很多人说不擅长。








因为步调复杂,动作起伏剧烈,即使王俊凯能够记住王源的下一个动作是什么却也不能始终和王源对上眼神。








又黑又亮的紫葡萄,浑圆,有光芒。








他想摆出疑惑的眼神但其实早已心知肚明,他曾经还以为自己很特殊。








甚至暗暗猜想,后来就变成了奢望,再后来想象中不清真相。




自己是他的初吻吧,他没同样羞怯可爱对过别人。








但愿第一次心动也是自己,以及第一张字条第一份纯手工的生日礼物。








想成为那人心里最特殊的。








他极为自然的漏出一句话,他假想过无数次,无数次提问无数次回答。








「我给你快乐,你有没有爱上我。」








眼前一闪,王源在木质地板上跌倒,滚了个来回。








0H.








原来那人痛的时候眼里藏不是泪是星辰。








王俊凯看到王源眼角通红,眼睛的弧度藏了难过和割舍,他想,没什么好奢求的了。








他想,这种事本来就没有值得与否。








王俊凯评判王源并非是一个好的storyteller,虽然只是讲他自己故事。








开头平淡无奇,小小的少年怀抱着翌日云端的梦想,最开始似乎只有一克拉大小。








但也弥足珍贵。








他在奔跑的路上遇到了刘志宏,遇到了易烊千玺,这些人也都和他一样奔跑在倾盆的大雨里,衣服湿哒哒的裹住身体,动作艰涩僵硬。








把这段时间比作仅有的生命里最迷茫无助的时光。索性遇见他和他。








他们或许也没带伞,刘海黏在额头上顺着鬓角流下滚过体温的水滴。








都一样狼狈看不清眼前的路可是他们都给了他温暖。








虎口抵住手臂,靠近取暖分享吐息。用最单纯最浅显的方法靠近。即便那些关心呵护微不足道。




无论是人还是那些温暖都 是从一开始就存在着的。








王俊凯听了有些愣神。他面对着王源和镜子,里面和外面不一样美好,平滑的镜面抹去太多质感和棱角。








最后,王源又说,「我不能丢下他们,王俊凯。」








不能随意把别人对自己的爱挥霍,他们总归是自己的角色。








0L.








王俊凯不知道那些听到的话自己懂了没有,他去亲吻 王源被汗湿的额发,嘴唇上咸咸的好像鲛人的泪。




他记得说了那样一句话,「没和你站在起点很抱歉,但我会是陪你到最后的王牌。」




不知道算不算一个好结局。








车水马龙之中汽笛声太吵可是王源不忍心封住道路。








这和王俊凯拿着出入证不肯绕出街心一步是同一个道理。













-FIN







真挚感谢阅读到最后一个字。


评论

热度(38)

  1. 犹清有时天晴偶阵雨 转载了此文字
  2. 有时天晴偶阵雨眼熟. 转载了此文字